當前位置:首頁 > > 補貼論壇
明天,我們該怎樣種糧
  文章來源:湖南省農機局  發布日期:2013年6月7日  發布:管理員  點擊數:90903

綠意盎然的閩北山鄉,又迎來了新一年的春耕農忙。

福建省建陽市是全國和全省商品糧基地縣、全國農科教結合示范縣、國家級生態示范縣,素有“嘉禾之鄉”美稱。全市擁有耕地面積50.8萬畝,2003年以來,糧食總產以平均每年5.02%的速度遞增,2012年糧食總產22.7萬噸,平均畝產438公斤。

如今,誰在種田?種田的效益如何?有何困難?出路何在?近日,記者帶著這些問題到建陽進行調查。

A種糧的人:老的比少的多,女的比男的多,中老年人成“主力軍”

建陽市潭城街道回瑤村2000多畝的水田,緊挨南武路旁,地勢平展,田丘方正,都是糧食高產田。這片田畈中,有的種煙葉,煙苗青翠喜人;有的還長著雜草,沉睡未醒;更多的田塊,或有拖拉機翻耕,或有插秧機播綠,空氣中飄散著一股泥土的芳香。

60歲的老農李豐友,背著噴霧器,赤腳在秧田里噴灑農藥。李豐友有兩個兒子,都在外打工,家中的十來畝水田,主要由李豐友夫妻打理,農忙時節,兩個兒子會回來幫襯一下。

“有本事的人,都在城市打工。如今在家種糧的,老的比少的多,女的比男的多。”李豐友說。

的確,放眼田野,勞作之人都在四五十歲以上,唯一年輕的是28歲的曾信達,他正開動高速插秧機,在溶好的田里來往穿梭,身后,一排排秧苗均勻地分列開來。

1985年出生的曾信達,也有出門打工的經歷。十多年前,初中畢業的他曾到杭州、上海打工。“沒有文化,打點小工混口飯吃,一年折騰下來,沒剩錢。來年出門,車費還要父母資助。”曾信達有些自嘲和無奈。

2008年起,曾信達跟隨叔叔曾雄香從事專業農業生產,幾個親戚通過土地流轉,共同耕種了1000畝糧田,當起了職業農民。“村里30歲以下的年輕人差不多都進城了,我可能是唯一一個務農的80后。”

分管農業的建陽市委常委施曷寶告訴記者,上世紀末以來,在工業化、城市化的沖擊下,很多青壯年農民離開土地,或經商,或打工,登記在他們名下的土地,部分自種,大多流轉。如今的鄉村,愿意種田的人越來越少,年紀也越來越大。

B種糧的效益:散戶種糧每畝凈賺千元,家庭農場年收益至少10萬元

2008年,建陽市政府印發《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管理的規定》,推進耕地向種糧大戶集中。

“職業農民從事農業生產的收入必須比他們打工的收入高,否則沒人干。”小湖富民農機合作社理事長謝紅友表示。

謝紅友為記者算了筆賬:散戶種一畝田,可產稻谷550公斤,產值1500元,成本有谷種、插秧、機耕、收割、農藥、化肥、田管、曬谷等費用,約五六百元,這樣,凈收入可達近千元。而一個家庭農場,多一項成本是田租,但利用農機全程耕種,可種百畝,效率高了,人工成本低了。再加上幫助其他農戶代耕代收,如一臺收割機工作50天可收入3萬元。規模經營,機械耕作,一個家庭農場的全年收益少說也有十多萬元。如果加上政府各項惠農補貼,職業農民的收入更為可觀。建陽市農業局提供了一組數據:2012年建陽市落實中央、省、市、縣四級強農惠農政策5項,補貼資金達5543萬元。

在國家惠農政策的扶持下,建陽市農民特別是專業合作社購置農機的積極性十分高漲。目前,全市累計農機裝機總量達30萬千瓦時,機械收獲率達80%,機械收獲率位居全省前列;水稻機械化插秧7萬畝,位居全省第二,是全省聯合收割機和插秧機擁有量最多的縣市之一。

在建陽市利民合作社的農機庫,旋耕機、起壟機、插秧機等一應俱全,機械總量達158臺。利民合作社理事長曾雄香說,這些價值上百萬元的農機具,合作社花費僅為總價值的零頭。有了這些裝備,合作社如虎添翼,耕種效率倍增,生產效益也隨之大幅提高。

C耕種的方式:通過專業化、規模化耕作,種糧才能實現效益最大化

建陽市農辦主任鄧國華認為,農業人口老齡化的加劇,同時會影響傳統的農業耕作方式。

農業人口的高齡化、低學歷,體現了一代年輕人對農業的遠離。“改革開放后出生的年輕人,對農業知道得很少,不要說讓他們種田,他們中間的很多人連田埂都沒走過幾回。”小湖農技站站長吳榮生說。

80后職業農民曾信達認為,如果沒有機械化,一戶一家根本無法耕種數十畝或上百畝的農田。

“農民種糧只能靠專業化、規模化,才能實現效益最大化。”鄧國華長期在鄉村工作,曾擔任下派村支書、鎮長、鎮黨委書記,他表示,靠天吃飯的分散式傳統耕作模式,使農戶的經濟處于一個脆弱的層面上,不改不行。

曾雄香告訴記者,他一人耕種100多畝土地,每年賣糧5萬多公斤,能養活150人。回瑤村3000畝糧田,如果實行規模化種糧,只要20多個家庭農場就能全部“搞定”。

謝紅友愛用數字說話:聯合收割機收割1畝水稻作業時間不超過25分鐘,然而一個人收割1畝水稻需要2天時間,與人工收割相比,機收每畝可省80元左右,時間上可節省20倍,而且糧食損耗率低;機械插秧1畝不超過35分鐘,然而一個插秧能手一天最多只能插1畝。在高效的專業農機具面前,人力黯然失色。

比如富民農機專業合作社除了為社員提供耕作、育插秧、排灌、植保、收獲、加工運輸的全程機械化服務外,還有意錯開時間,到各鄉鎮田間地頭幫助農戶搶收稻谷,并赴浙江、江西上饒等地跨區作業,全年可完成機收1.3萬畝,機耕1.8萬畝,總產值近200萬元。

“合作社實行機具共購共用,生產作業服務計劃統一安排,減少了機具閑置和田間轉移的費用,農機具的利用率大為提高。”小湖鎮黨委書記吳政禹對合作社經營模式下的家庭農場贊賞有加,他覺得,把部分土地集中到家庭農場,實行機械化耕作,集約化經營,是農村經濟發展的必然。

D待解的難題:土地流轉難、資金投入不足、農民和家庭農場主利益需要兼顧

“創辦家庭農場,必須滿足一定規模的土地。現在的問題是,土地流轉有難度。”曾雄香表示,根深蒂固的土地情結,讓農民不愿把土地流轉出去,更不愿長期流轉。職業農民或家庭農場得不到連片的農田,不方便耕作;更談不上產業化經營;一年一簽的短期租賃,使他們無法規劃跨年度的種植計劃,產生更多的不安全感。

鄧國華對此表示同感:若要保證家庭農場長期穩定發展,則需集中更多的土地,而集中更多土地的前提是讓更多的農民改變住所、離土離鄉,到經濟相對發達的城鎮中去生存和發展。讓農民離土離鄉,最重要的是必須明確他們和土地間的承包權屬關系,并解決農民社會保障問題。

在曾雄香看來,農業產業化和規模化發展,另一個大難題是資金。盡管國家財政每年投入水利、道路和補貼的資金不少,但這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巨大的資金問題。社會資本的參與,將有助力于改變農業資金投入不足的局面,同時還意味著給農村注入全新的生產經營理念。把工業理念嫁接到傳統農業中,實行公司化運作、標準生產、企業化管理、產業化經營,將農業的生產、加工、銷售各環節實現有機連接,使農業生產能按照市場需求組織生產。

鄧國華認為,“公司+農場”、“市場+合作社+農場”將是農業生產經營新的主要組織形式,兼容并包一、二、三產業的休閑式觀光農業、都市農業、科研農業、環保農業等,是新型農業有別于傳統農業的主要特質。

當不少人開始憂慮青年農民的流失問題時,施曷寶卻覺得,農村人口從鄉村遷徙城市,有助于城鎮化建設提速,而城鎮有資金、有技術、有市場的人群返身農村發展現代農業,也能夠較好地解決“誰來種田”的社會性問題。今后,有專業化的農機作支撐,一部分缺少勞力卻又不愿流轉土地的農戶,可以得到專業合作社全程的代耕代收。當然其間需要面對的新問題也不少,譬如,離土離鄉的農民和家庭農場主能否共同從土地上獲得公平、體面的收入,他們之間的利益關系如何協調……

 

(來源中國農機化信息網)

 
海盗宝藏投注